您的位置: 首页 >  香蕉船 >  正文内容

人间烟火记_经典文章

来源:狐色生香网    时间:2020-10-16




  一“你好,易先生是吧,大半夜的晚上好!”还未走进出租车,他就先发现了我,一面熄灭烟头,一面热情的冲我打招呼。某些方面来说,东北人的热情还是有迹可循的。核对车牌讯息后,冲他点点头就上了车,坐在后排车座上。“小哥去接人的吧?那我就按照目的地走咯?” 他一瞧我,好似看到什么快乐的事,当下低吼一声好嘞,立刻发动汽车,却与想象中不同,车是慢慢启动的。手机上预算的时间大概是半个小时,如果是平时这么些时间大概够我眯上十分钟,可现在不知怎么的,我却清醒的厉害,满脑子都是大兴安岭的事。“师傅……你知道往北是哪里呢?”意识回来的时候,已经问出了开头,索性也就一次性问出来了。“往北,那必须知道。那可是大兴安岭,来齐齐哈尔旅游的人,大半都是要去那里的。不过,一个人尽量不要去,特别是冬天呀,那里实在冷的厉害。嗯。不过,冷到没什么。最重要的是,会让人感到孤独呀。特别是冬天。”他就这么一连串的说出来,到了最后,竟然有种切身体会过味道。不过,我应该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境遇了。于白雪茫茫的林海之间穿行所获的的孤独感,除却对于大自然的敬畏之外,大抵还有‘若某某在我身边将是多么幸运的事’这种美好憧憬的落差。而这种落差,我已有七年。“哟,忘记小哥你是去接人的,接到人就好了,去大兴安岭,两个人最好了。而这种落差,我已有七年。“哟,忘记小哥你是去接人的,接到人就好了,去大兴安岭,两个人最好了。一路上只有两个人的话,在感到孤独的同时也会觉得有依靠。嗯,就是这样,哎,我形容不出来,就是那种,反差你知道么?……”他继续解释,试图让我明白在那样的场景之下,会有怎样的心理变化,又对两个人的感情有怎样的升华。“因为孤独,所以才会知道身边的人是多么重要,多么需要珍惜。”我没来由的打断他说出这句话。她的话,希望她可以体会到。“对对对。”司机连连点头,接着畅快的舒口气,“嗯,就是这样,用我老婆的话说就是,‘孤独之下,幸而有你’。哎,又想我我老婆了。”东北人除了热情之外,恋家也是我略有耳闻的优点呢。“我跟你说,我老婆可是大文人,我能娶她真的是三生有幸,还给我生了个闺女。你可别说,我女儿也超级可爱!”能让一个东北爷们用‘超级’来形容,着实让我有些想笑。“我和她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齐齐哈尔去大兴安岭的路上。那时候还没有滴滴这种东西,我就开着自己的车想要去自驾游的时候,顺便稍她一段。后来到了大兴安岭,索性就当了她导游。她懂得可多了,唐诗宋词张口就来,可把我迷倒了!她和我一样,喜欢自驾游,我就带着她,从大兴安岭,南下去了北京,济南,一直到长沙这些时候仍然是冬天。继续往西去到昆明就是春天的时候了,继续到拉萨是夏天,北上兰州银川是秋天。结果从呼和浩特回到哈尔滨的时候竟然又是冬天。北京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他的语气满是惊喜,哪怕是到了现在,他好像也无法接受那种一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流逝,而自己深陷其中毫无察觉的神奇所在。我靠着窗户,慢慢听他说自己的故事。“我当时问她,这是时光穿越了么?你看,咱们走的时候是冬天,回来还是啊。她捂着嘴笑,然后纠正我说,‘傻不傻,这是明年的冬天了。’你说说这句话?明年的冬天。”​​恐怕纠正司机大哥的时候,嫂子也有与他同样恍若隔世的不真实。“她说,这样就算是‘满目山河’。我就问她,然后呢?你猜她怎么说?嘿!她说,她想看人间烟火。我就问她,啥事人间烟火啊?她没说话,只是笑。”我也想知道什么是人间烟火,问了他一句,“然后呢?”“然后……”他突然一怔,这一瞬间我真真切切在他脸上看到了什么叫做恍若隔世,就像是梦醒了一样,气氛随着他低垂的眸子逐渐压抑起来。“这世界大概就是这样,有满目山河,也有人间烟火。后来我才知道,满目山河的后面三个字是空念远,人间烟火如果后面有三个字,应该是留作天。所有的一切,都留在那天了。”二出租车司机捏着香烟放在嘴边,狠狠嘬了一口,烟草迅速燃烧,短暂而又璀璨的火星稍纵即逝,青烟继而慢慢升起来,盘旋在车顶。我不忍心打断他因为往事生出的悲怆,只好将车窗打开一些,去看外头的景色,昨天的初雪,却只是算得上好看。这里是齐齐哈尔的市区,现在大概零下六度,北方的深夜的风寒冷没有感情的从我打开的车窗涌进来,变成白色的雾气,与之那些没有形态的烟气混在一起,不分你我。我还在寻思这两种烟气哪一个更冷一些的时候,司机从后视镜里看我一眼,嘿嘿一笑,烟蒂被他送到车外,刷的关上车窗。只是我开窗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车里的温度就下降不少,他在红绿灯的最后几秒伸出来手在嘴里哈气,然后把空调开的更高一些。“说道事头上,忘问您介不介意烟气。”我摇摇头,没说话,应当说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才对。司机是本地人,热情好客,见我这样,更不好意思的打趣道,“您这是介意,不介意怎么也不会打开车窗来气我,这一下子又烧了小半个油。”我惊异于这是这么一小会儿就要烧掉那么多油的时候,不好意思的冲他抱歉,只道是说,由他的话想了别的事情,也就没注意香烟的事儿。他稍稍沉默,用卫生纸擦掉挡风玻璃上的水汽,又继续说,“虽然已经过去六七年了,现在想想,像是一场梦。”我在听他的话,一路上都是如此,只在适当的时候应几声而已,这会儿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就沉默下来。他却有一股子安慰我的架势,咧嘴笑起来,“生离死别,每天都会发生的,只是希望小哥你不要遇到才好。”其实,他这么安慰我,倒是有些让我惭愧,与他遭遇相比,我这股子抛弃一切的倔强也实在装不出什么清高,嗤笑自己的时候只憋出一句,“怎么都要朝前看的。”他不知怎么的,感慨之后的话头顿住,眉宇之间斟酌很久后才重新笑着问我,“小哥你在哪里下?”我慌忙之间打开地图,看了眼临时记录睡觉抽搐怎么回事?的目的地。“嗯……三家子国际机场?”“那就是这里了,您是来接人的话,那我给您放在出场口了。我看您没行李。”“嗯……谢谢了。”不等我感慨他的贴心,他便已经已经麻利的停下车,顺手又拿出一根烟放在嘴上,打火机发出‘啪嗒’一声后,闪出一串火焰,烟头点燃时,那火焰总算小了一些,而后消失,只留下冒着青烟的燃烧着的烟草。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我不自觉的扫了一眼后视镜,他眉宇之间的沧桑与愁苦都在慢慢消散,随着那些青烟。如果说,司机大哥是她妻子的人间烟火,那这会儿,那些如青烟的回忆,如同那场已经消散的七年前的大火,才是他的人间烟火。我看了眼手机,仍在思索,而后拨通一个电话问道,“你们要不要‘满目山河’?”三“在你身后!”挂了电话,转头。明亮的路灯之下,除了总算飘起的雪花,还有一高一低两个穿着厚实羽绒服的罪魁祸首站在路边朝我打招呼。而将我从春暖花开的南方召唤而来的,也并不是这北方的第一场雪。“所以说啊。你还真是有钱人,机场到这里要一百多块钱呢!”回去的路上,江山又楼梯上这么说着,顺便再次朝我丢过来嫌弃的眼神。这根本是对我放弃五块钱地铁转公交的省钱路线,选择资本主义人群的交通工具的谴责。我两手一摊,只好辩解道,“这当然是为了快些见到你咯。”对于把出租车定义为资本主义交通工具,还是高三时候,我和她因为没钱,硬生生从城东走到城西去见江阳时候的气话。对那时候来说,将资本主义定义为有钱,基本花光了我们所有历史政治课的分数。江阳,就是站在她旁边的小个子女孩,典型温婉的南方女孩,虽然我和江山也勉强算作南方人,可因为经常打篮球的缘故,要比她高出蛮多的。顺便,江山和江阳可不是姐妹,她们是,情侣。而我,作为江山的青梅竹马,也是唯一见证她们爱情从开始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人。唯一啊!说起这个,倒觉得有些凄惨。第一次见到江阳是高二,我和江山打了篮球在小卖铺旁边胡吃海喝的时候,看到她被一群人围着,江山什么人,凑热闹啊,当时只觉得江阳实在好看,便生出要救她的心思。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还真是神奇,之后我就过上了,被她拽着去见江阳的日子,我做了什么孽?那座城市虽然不大,每次也要走一个小时的好吧!“老易,你到现在也还是婆婆妈妈的哎,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来来来,喝酒,喝酒。”江山端起酒杯就往我这边送,家里自己煮的火锅冒着热气,我一面看着她脸上泛红,一面叹气,只道是她在这东北时间久了。“哎。我就说你是太怂了,去见自己喜欢的人,走一个小时算远嘛!?”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害臊的转过头去看江阳,也就是江阳残存些许南方姑娘的娇羞,没喝酒的她也肃起羞红的脸要江山不要耍酒疯。江山嘿嘿一笑说,“我这可都是心里话。”心里话,心里话。我自顾自的吃火锅,摇着头叹着气,“你是去见你喜欢的人,我呢?”不知怎么,江阳似乎是察觉出藏在我心底里的话,露出黑龙江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一抹说不出的笑容在火锅里加了些菜。江山眯起眼睛在我俩脸上来回转了几下,突然流露出一些戒备,大声朝我喊起来,“易阳!我可跟你说!江阳是我的!你要是我抢,我可跟你急!”瞧她那模样。一根筋。真不知道我赶着大半个中国来看她是为了什么,为了看耍酒疯?我有些生气,或者说,我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一样摇摇头,学着她的模样,仰头灌下一口这里特有的烧酒,只觉得一股辛辣,远比我去河南山东那里喝的白酒还要烈,一时间,眼泪,燥热都涌了出来。 她瞧见我的糗样,干脆哈哈大笑起来,爽朗的样子,像极了高中她打篮球连续投进三分球的嚣张。只当是趁着酒劲,我也和她一起笑,像是高三时候我知道和她考进同一所学校的冲动。江阳只是盯着江山的脸庞,偶尔像是想到什么事一样低下头轻轻笑一下,只是她没有变,从我见证她们的爱情开始,她就一直这样。从高三开始的话,今年已经是第七年了。江阳察觉我说了这句话之后的心情低落,接过我的话头问道,“什么七年?”她说着,又在锅里加了些水,盖上锅盖。升腾着的热气一下子被隔断,然后迅速消散,只有好闻的火锅底料味在宣告他们曾经的存在。我只能嘿嘿一笑说:“你们都在一起七年了啊。”四慢慢的,热气从锅盖之间的缝隙里涌出来,江阳掀开锅盖,酱色泡沫不断翻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那是,我们可是拆不散的。”江山在锅里翻了几下,升腾起来的蒸汽遮住她的表情。江阳拿过放在一边的漏勺帮她盛到碗里。“我跟你说,老易,明天咱们就去大兴安岭,那里可是下了雪的!你这个南方小子一定没看过那么好看的雪景!”碗里的菜凉的差不多,只有一股很淡的白烟飘着,最后和刚从锅里冒上去的同类相互交融,最后也没能逃脱成为透明的命运。“咦,说的好像你们不是南方人一样!”我撇着嘴吐槽她的语病。她大手一挥,“那不能这么说,我们在这儿两年了,怎么说也是半个东北人不是?”“所以呢?你去过了?”“没……哎!我和江阳怎么说也只是两个女孩子,我,我有点不太敢带她去哪里的!”平日里,我从未见过她这么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高二打篮球,三分线起跳骑我头上的时候,也只听到周围男男女女的惊呼。“哟,那你的意思是,只保护一个江阳,体现不了你的女友力不是?”她一副只有你懂我的表情朝我竖起大拇指,“还是你懂我,怎么样,南方来的小易阳,要不要加入我的江山?”“那不行,你俩是江山,我就是,我就是人间。”“那行!来,今天喝痛快了,咱们就是人间江山!”人间江山。高二的时候,我们俩的起的组合名字是“江山易得”来着,后来江阳来了,我们金三角的组合名字就成了,易江阳。可如今,他们两个成了江山,我呢,我就自成人间吧。“这次来这里有什么打算?家里怎么说?”江山抬起眸子看我一眼,而后从锅里捞出来青菜,夹给江阳,回头继续在锅里扒拉。我是没什么打算的,这次来的目的是看看他们,顺便和江山的家里人汇报下情况。河南治疗女性好的羊羔疯医院江山大二跟家里出柜,江阳也是,然后两个人就各自被家里人赶出门。虽说这中间仍有许多曲折离奇以及艰苦心酸的抗战旅程,也就不一一说了。只说他们赶出家门的事儿吧,的时候是大四,是他们两个人商量好私奔的一年。这一年,江山除了实习之外,还兼职两份工作,江阳高二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画师,所以整个大四都在接稿。我除了常常帮他们和家里人打圆场之外,做的最多的大概就是照顾他们罢了。大四毕业后第七天,我送她们上了去往哈尔滨的火车,在盛夏的七月中旬。两个人失踪后的第一个星期,江山父母联系到我,问我知不知道江山去了哪里,我是没胆子按照江山说的,指着四下告诉他们,这就是江山。只是想了很久说,他们出国了。“后来我跟你说,我妈竟然报警了,亏我还给她留了一封信,他竟然没看到。哈尔滨的警方找到我们,对我们一通说教,然后没几天我妈和江阳她妈也来了……”这些个过程,江山没少和我在电话里说,这会儿喝醉了,又开始唠叨。江阳笑着冲我抱歉,一副我是外人的样子。“所以,明天要不要去大兴安岭?”江山突然问我。“下了雪,大兴安岭这会儿最好看的。就在北边。”她絮絮叨叨的继续说,抱着最后一点担心,江山睡了过去,我负责把她送回床上,又回来帮江阳收拾东西。“青梅竹马就是不一样啊,你一来,她就这样” “那是,当年她一罐啤酒就醉的时候,你又不是没见过。”“是说你们第一次去城西的时候?”“那次这家伙可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你呢。”我傻笑着把东西丢进垃圾桶里。江阳脸上又泛起点笑容,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我一会才问,“你呢?”“我?”我指着自己问道。“嗯。”她露出一个更好看的笑容,继续收拾东西说,“没事,明天要去大兴安岭么?她一直想去。”“嗯。”“但是很担心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嗯。”“还好你来了,不如趁这个机会,去一趟?”江阳又问了一次,似乎只有她在为江山着想一样。我收拾着东西,没来由的笑起来,很浅,像是苦笑,又或者说,为江山而高兴,很简单的说,“估计我去不了,明天下午学校有个紧急会议要开,一会就要订机票走了。”“这么着急?”“没事,过几天就是寒假了,我再来。”“不再等等?这也太着急了。”收拾的差不多了,我看了眼手机,匆匆在地图上记录一个地点,点开支付宝叫车。抬头冲她露出一个笑,“东西可要帮我收好,我过几天还要来,这次就不带回去了,省的托运了。”“不和,江山说一下?”“没事,我俩还在乎这个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只觉得我像是战败的士兵,除了昂首挺胸的离开之外,在没有别的办法可要维护我的骄傲。我没让江阳送我,我实在无法承担江山如此看重的人可能会遭遇的那怕一点点的危机。不远处已经有一辆出租车,司机一点都不怕冷的开着车窗,指头夹着的烟头在黑暗之中狠狠闪了一下重新恢复暗淡。看到我来冲我打招呼:“好,易先生是吧,大半夜的晚上好!”

上一篇: 空白格_故事

下一篇: 无他_经典文章

© zw.xjrrm.com  狐色生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