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香蕉船 >  正文内容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五篇

来源:狐色生香网    时间:2020-12-14




六品文官乞乞科夫是个精明、善辩、贪婪、聪明的人。任何与他交谈过的人都会对他风度的举止、不凡的谈吐、合适的装扮所倾倒。他企图收购各个地主手中的死农奴。下面小编给大家整理的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五篇,希望大家喜欢!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1

在暑假的时候我读了一本俄罗斯的小说《死魂灵》,这本小说带给我的感动不能用言语来表达,让我深刻的明白了很多道理。

俄罗斯地貌无比宽广,如同电影《西伯利亚的理发师》中的镜头,一眼望不到边的针叶林在寒冷中静静矗立,在广袤的森林中可能有你一生至爱的人在其中艰苦劳作。果戈里在《死魂灵》中描述了一种他对俄罗斯--他的祖国及其人民的深刻的爱,他写道:“俄罗斯!俄罗斯!我看见你了,从这奇妙的远方也看得见你:你贫穷、凌乱而荒凉;你没有什么奇异的风景经过奇巧的装饰而令人赏心悦目或叹为观止。没有把千窗万户的高楼修在悬崖峭壁上的城市,没有在瀑布的颤颤声中和水雾飞溅之下的美丽如画的树木和爬满墙壁的常春藤。

你开阔荒凉,无边无际,你那些低矮的城镇散布在平原上就像一些标点符号似的毫不显眼;你没有任何诱人的地方。然而你却有一种不可理解的神秘力量吸引着我。为什么耳边总回荡着你那悲凉的歌声?这歌声传遍你那辽阔的土地,从西边的大海传到东边的大海。这个神蕴藏一股什么力量?这是什么力量在呼唤,在悲鸣,在扣人心弦?这是什么声音痛苦地亲吻我的心灵,钻入心灵深处而萦绕不去?俄罗斯!你对我有什么要求?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关系?你为什么这样注视我?你的一切为什么都向我投来期待的目光?”

果戈里写此书的时候,身在外国,写下了上面如此充满痛苦与泪水的话,而这正是由于对祖国俄罗斯的爱而生成的。不仅是俄罗斯的土地,果戈里同样为俄罗斯那些粗旷的、在辛苦劳作而没有希望中生活农民而悲伤,他同样为同胞身上那些可怕的人性缺失而哀叹,但是他仍然抱有巨大的希望:“你既然那么无边无际,你怎么会不诞生出博大精深的思想?你这里既然有英雄用武之地,怎么会不诞生出英雄?啊,俄罗斯!你会有一种光辉美妙的前景!这是大地上从来没有过的......”

但是这种希望要寄托在什么身上,几千年的东正教的浸淫(同时俄罗斯气候寒冷,人们酗酒)使得俄罗斯人民性格无比极端,即使在极坏的恶人、猥琐的小人中,也能找到非常善良、谦逊的人,果戈里当然把这种人民向好的转向寄托在宗教的身上,这是在很多俄罗斯作家身上可寻找到。所以在第二部中作者试图开始描写正面时加入宗教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此书中间缺失极多,因此少了一种平滑的过度,像乞乞科夫的心理的转变等等未免有些突兀。

瑕不掩瑜,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酣畅淋漓。在这里,本人愿意借一段梅列日科夫斯基的《果戈理与魔鬼》中的一段话表明果戈里的一种独到的发现:“恶可以见于对道德法的严重违背,见于罕见而特殊的罪孽,见于悲剧激动人心的结局;果戈里的第一个善于见出难以发现、最可怕、永恒之恶,不是在悲剧性事务中,而是在完全缺乏悲剧性之中;不是在强力中,而是在软弱中;不是在极度的暴行中,而是在过分的谨慎中;不是在深刻和极端的行为之中,而是在平庸和低劣中,在人类思想和感情的猥琐中;不是在大人物中,而是在小人物中。”这样的话,果戈里是对所有的人当头一棒,提醒我们在一生中、在生活中,如何寻找人的光荣及尊严。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2

与自然比邻而居,遂得以常常看风景。

风景是人类闲居或静处时,对自然小孩子睡觉抽搐怎么回事的一种选择。所以,陶渊明有南山,梭罗有瓦尔登湖,高更有塔希提岛。即使如火山,海啸,也须在不相干的远处,才能观察到蜿蜒流畅的美丽。列维坦在崖头看海放声恸哭,其实那已经是病,不是看风景了。

人生多苦辛。看风景是人生短暂的中断,是不带惊恐的逃跑。一直逃至踪影全无时,便是古来的隐者。结庐在人境而无人世的烦忧,或许是令人神往的吧?然而可惜不能。威猛如魏武,当月明星稀之夜,尚有无枝可依的渭叹,豁达如东坡,月下访友,看庭中积水空明,树影绰约如藻荇交横,竟也兴起时不再来的寂寞。日落黄昏,雨打梨花,都会被风流倜傥的才子看出血泪来。所谓“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或“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或“一树梅花一放翁”,都是在看风景时看到了自己。临到最后,人总要面对自己。

我不能想象,世界上有哪一片大陆会比惠特曼更辽阔。在他那里,群山耸立,河川奔流,大路箭一样射向远方;在他那里,所有的动植物都因为人迹是出现而充满生气,既有疾蹄,巨羽,强壮的枝柯,自然也有知更的啼唱,紫罗兰的芳馥,繁密的草叶在爱抚间变得碧绿和温柔起来。在哥尼斯堡,那个喜欢散步的智者不是仰望灿烂的星空,就是俯视自己的内心,俯仰之间摸索着通往人类的哲学道路。康德是一个宁静的湖,因为浩瀚致使有翻卷不已的波澜也全被人们忽略了。灵魂的博大使人敬畏。爱因斯坦飙风似的在宇宙间往来驰骋,虽或不见形迹,但在日后的圣殿的废墟中,却不难发现他的存在。

我热爱英雄的灵魂甚于太阳,我为他们庄严,热烈而慷慨的照临而常怀感激。在历史书里,我认识斯巴达克斯。如果说第一个神是普罗米修斯,那么,斯巴达克斯就是第一个人。自从他和他的兄弟握紧扭断锁链而躺入血泊,被侮辱被损害的人们由是不再相信眼泪。马克思曾经描绘过一位“迷宫的将军”,那是玻利瓦尔,他勇敢地放弃了从殖民者手中夺取的可以垄断的权力。由于目标过于远大,结果无人追随,在他所做的自我流放的无比孤寂的旅途中,我读懂了内心的坚强。我喜欢这个外形枯干而灵魂丰满的人,他是不屈的抵抗者,反抗者,而不是征服者。我猜想,英雄是灵魂是由爱和意志所构成的。有两个生活在囚狱中的汉子:康帕内拉和葛兰西,为了守卫梦中的太阳城,他们先后战胜了无尽的酷刑,子弹和时间。当我知道他们同是意大利人的时候,是何等地惊服于人文思想的伟大啊!圣地佛罗伦萨,产生了又养育了多少伟美的灵魂!

有这样的一些英雄,人生在战场和牢狱之外,却一样作无休止的抗争。他们的力量,仅仅留在纸片上,画布上,留在不可触及的动荡的旋律之中——矮小的贝多芬,以他的旋风疾电般的音乐,扼住命运的咽喉。米勒毕生以农民的身份抵抗巴黎精致的画室艺术,决不肯在自己的土地上让出哪怕是木鞋大小的地方。对于上流社会,他有一种宁静的藐视,当人们向他啧啧描绘王子命名仪式的壮观场面时,他感叹到:“可怜的小王子!”然而,他笔下的农民,一个个是圣徒般的完美。在铜黄色所铺设的同样的宁静安详底下,分明隐藏着另一种情愫,一种难言的心的悸动。

深邃的灵魂比峡谷还深。多少人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望不见他那黑暗的底部,却又同时感受到从谷底升腾起来的温暖的雾气。他真诚,真诚是艺术的灵魂。卡夫卡只是因为真诚而变得极度虚怯。所有纷纭怪诞的梦,其实都缘于一种单纯。他是一棵孤独的树。西方有许多这样的孤独。自我眷注使他们彼此远离,惟荒原的风,吹来复吹去,逐个地抚慰他们,成为他们共同的艰难的呼吸。

我喜欢忧郁的人,一如喜欢孤独者。孤独者只身应对来自庞大的实体或虚无的挑战,所以是勇敢的。忧郁却是无奈的。“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是情思的无奈;“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是哲思的无奈。李商隐守护烛火,陆游骑驴远游,龚定庵把箫而呜呜吹,都是一种无奈。忧郁是伤感的姊妹。哈代,黑塞,契可夫和蒲宁,一生都在诉说着忧郁。哈代在上流社会中隐瞒了乡下人的身份,确乎令人遗憾,但是我知道,虚伪不是他的灵魂所固有的。谎言是环境的产儿。他早已赤身站在自己的字行里了。我看得见,他的灵魂不在“麦克门”——瞧他怎样深情地凝视德伯家的苔丝吧!

神州有一个很西化的女子,一生在刀边奔逐,临死时竟低吟“秋风秋雨愁煞人”。这是天生的柔弱吗?新大陆有一个很东方的女子,任流水似年,把青春,诗,无望的爱全关闭在一个连一朵栀子花也没有的如果母亲有癫痫病会遗传吗?小房间里——“与自己胸中悲哀的骑兵搏斗”——可是一种坚强?或许,坚强是人所应生成的,而柔弱是有待改变的,但谁又能说无期的忍受不是一种坚强呢?

美丽的是灵魂,不是风景。

“任何桌子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可以是一片风景,跟整个安第斯山脉一样------”谈到绘画时,杜步飞这么说过。桌子展现的风景,究其实,乃是灵魂的辉光。

我爱看灵魂。在风景那里,我纯然是个陌生客,始终无法变做其中的一株树,一只鸟,跟随他们一起摇曳鸣唱,而一旦与灵魂相通,便当即为它所缠裹,无从回避那人性的无言的呼喊与倾诉。风景使人在静止和优雅中瘫痪,隐遁和沉迷,惟灵魂使人奋起,逼进,正直地站立着。多年以来,我默默地注视着东方的一具大灵魂,以至几乎忘却外面的世界和自身的存在——那是何等奇异的灵魂啊!灵魂的感通给人温热,给人濡润,使人在孤独和荒凉中无畏地茁长。大约也正因为这样的缘故,卡莱尔才讲述他的英雄,罗兰才写他的巨人传的吧。然而,大群地被称为“卑贱者”的灵魂,草野间的灵魂,痛苦而暗哑的灵魂,却一代又一代顽强地保持着高贵的,完好的内质,叫我感动得流泪。

乞乞科夫及其同行收买的死魂灵,不是灵魂。

虚伪的人没有灵魂。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3

有人说:好书的标准之一是,它能够带给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思考,在读果戈里的这部《死魂灵》时,我对这句话的体会尤为深刻。

作品塑造了一系列各具特色乡村地主形象,在这幅群丑图中,能清晰地看到作者对这些虽生犹死的死魂灵的嘲讽极其对俄国农奴制度的批判。然而,让我感触甚深的却并非作品的社会意义,而是作者对根扎在人性深处的那些痼疾的深刻剖析,也就是作者在文中所说的:“把每时每刻显现在人们眼前而又为暗淡的眼睛所视而不见的一切,那象绿藻一样阻碍我们生活之船前进的,令人怵目惊心的,可怕的废料,那充斥在悲苦而乏味的人生之路上的委琐、冷酷、平庸之辈的各种隐私,全都翻腾出来,并挥动那无情的刻刀以雄浑的力量使它浮雕般鲜明地呈现在人人的眼前。”

而这也是这部作品的不能忽视的另一个重要价值所在。

无能、无主见,空虚、惰性十足,只耽于幻想而无实际生存能力的玛尼洛夫;愚昧闭塞、务实浅薄、性情迟钝的彼得罗夫娜:表明表面豪爽、实际放荡、流氓无耻的诺滋德廖夫;粗野冷酷、顽固多疑、残暴凶狠的索巴克维奇;卑琐贪婪、腐朽没落的守财奴普柳什金;自弃颓丧、行尸走肉般的坚捷特尼科夫;鱼肉一生的酒囊饭袋彼图赫;无聊忧郁的普拉托诺夫、、、、、、这一群丑像再加上一个投机钻营、唯利是图、吝啬猥琐、处处机关算尽、虚伪多变、上谄下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奇奇科夫,人性中的卑污龌龊就几近全部地暴露在了人们眼前,暴露、翻腾得是那么让人心惊!

在解读那些人物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审视、反问着自己:“我是不是也像他这样?我的身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痼疾?”我真的怕了!

我想,如果将此类作品的写作比作给人类的灵魂动手术的话,那么作者就该是医术精湛的执刀医生,他狠狠地将人性中那些与生俱来且根深蒂固的肮脏一刀一刀地割出来,然后血淋淋地摆在人们的眼前,让人们在感到恶心害怕的同时,也获得一种克制、消灭肮脏和龌龊的自觉和力量。

解剖人类灵魂的大师早已不在人世,但大师刻画的这些人物却永存于世间,一代一代,前赴后继地演绎着那些“人类不朽的庸俗”,于是,也终于明白了,癫痫哪里的医院能治好名著之所以能长传不只要人类还在生息,名著就永远具有存在的价值。

此外,在作品中也能捕捉到一些其它信息,比如文学界的状况。

作者方面如:“他从不改变他那七弦琴的高雅音调,他从日夜转动不息的形象大旋涡中只挑选一些少数例外,从不肯从他那高高在上的宝座上走下来去俯就他那些可怜的卑微的同胞。他总是置身于自己那些超凡脱俗,从不接触大地,倍受尊敬的形象之间、、、、、他用醉人的烟雾迷住人们的眼睛,他巧妙地奉承他们,把生活中可悲的现象掩饰起来,只拿完美的给他们看。”

读者方面如:“亲爱的读者,是不愿看到暴露出来的人类的不幸的,你们会说:”写这个干什么?莫非我们自己不知道在生活中有许多卑鄙愚蠢的东西吗?我们已经常常看到一些不会使人感到欣慰的东西了,最好还是给我们看美好、开心的东西吧,最好让我们无忧无虑吧!老弟,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庄园经营糟糕呢?让我忘掉这个吧,不知道这个,我就会幸福。”

从以上这两段文字中,可以看出当时文界“报喜不报忧”的局面,而作者敢于在这种环境中逆道而行,且“屡教不改”,也足以见其可贵。虽然作者也在文中抒发了这种愤懑:“他逃脱不了当代评论家的审判,无情、伪善的当代评论家,把他的呕心沥血之作判为猥琐、卑下之品,会把他打入污蔑人类的作家的行列而使他处在屈辱的地位,会把他所描写的那些主人公的品德强加在他身上,会夺走他的灵魂、他的心、他的神圣的天才火焰!”,但抱怨过后,依然还会坚持自我。这是文格,更是人格!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4

故事的主人公—巴维尔·伊凡诺维奇·乞乞科夫是一个落没的贵族,从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可能是由于那个时代俄国贵族的特性吧,他从小就为人冷静、虚伪、狡诈。但我在这里也不能否认这位主人公的优点,那就是为了利益不惜一切代价,即使让自己吃苦也绝无怨言。到后来他攒够了钱,两个车夫一辆马车开始了他买“死魂灵”的生涯。

我认为这篇文章最大的特点就是写作手法。把某市里几位官员、地主的丑陋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比如某官员,经过作者的描写,让读者可以感到这实足是一个大流氓,平日里只会造谣生事。作者的讽刺也极具特点。如他把某位地主描述为一只狗熊,加上动作描写,突显出他的笨重与腐败。把人物直接讽刺成动物,这种情况我在此之前从未见过。

这部小说写于19世纪四十年代,距今一百六十多年。我所理解的死魂灵有两层意义。一、死农奴。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当时的俄国是一个封建落后的农奴制国家,作者通过买死农奴这件旷世荒唐之事揭示了人们为牟取利益而不择手段,出卖灵魂的丑陋行径。二、死魂灵。这代表着当时的俄国人麻木不仁,其灵魂酣然大睡,物欲纵横,而思想却十为贫瘠。这似乎与鲁迅先生以犀利的笔锋直捅中国黑暗的社会有相似之处。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喜欢这句话。在人生的道路中有许多诱惑让你利令智昏,有许多荆棘阻挠你前行。但你是否该就此迷茫下去?不,这不是这个时代的我们所要选择的人生。相反,我们要在逆境中成长起来,要做一个出色的舵手,掌握我们人生的风帆。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范文5#

小说描写一个投机钻营的骗子——六等文官乞乞科夫买卖死魂灵的故事。“死魂灵”的本义是指死了的农奴,由于俄语中“魂灵”和“农奴”属于一词多义,所以也可以理解成死了的魂灵,从而产生离奇的联想。

<彻底能治疗癫痫病p style="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left;">小说中描写乞乞科夫到五个地主家购买死农奴,在谈生意的时候双方都明白是指死农奴,并无荒唐或恐怖的感觉。乞乞科夫最先到马尼洛夫家,头一次提起买死农奴,还有些不好意思。马尼洛夫听了也很奇怪,甚至把烟袋掉在地上,不过他最关心的是这种生意合不合法。地主婆科罗博奇卡也明白指的是死人,甚至问乞乞科夫是否要把他们从地里挖出来,还以为他们有可能干庄稼活。在诺兹德廖夫家乞乞科夫一提到要买死农奴,诺兹德廖夫便猜到其中必有奥妙。乞乞科夫不肯吐露真情,他当然不肯卖。索巴克维奇听说乞乞科夫要买死农奴,认为一定有利可图,便极力抬价。泼留希金由于死的和逃跑的农奴太多,便把死农奴白送乞乞科夫,只有卖逃跑的农奴得到几个钱。

所以在五次交易中,他们用死了的农奴做买卖,谁也不感到奇怪。按照作者的安排,是诺兹德廖夫“头一个传出死魂灵的故事”,而“死魂灵”的叫法应该在第八章第一次出现,即诺兹德廖夫在舞会上见到乞乞科夫才说出来的。在原文里读者不会感到这么明显的区别,然而在译文里无形之中造成诺兹德廖夫有意捣鬼的印象,好在诺兹德廖夫的性格里就有好撒谎好捣乱的特点,所以倒也没委屈他。经诺兹德廖夫这么一传,买死魂灵的故事便传遍上流社会和平民百姓,连足不出户的懒人也为此走出他们的洞穴了。泼留希金是俄国没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国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缩影。虽然贪婪吝啬与葛朗台不相上下,但腐朽没落则是泼留希金的个性。作为吝啬鬼,夏洛克和葛朗台虽个性不同,但都有贪婪吝啬的共性,都是处心积虑地聚敛财富的资产阶级代表。而果戈里笔下的泼留希金则是俄国没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国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缩影。虽然贪婪吝啬三者如一,但腐朽没落则是泼留希金的个性。他实为富豪却形似乞丐,这个地主蓄有一千以上的死魂灵,要寻出第二个在他的仓库里有这么多的麦子麦粉和农产物,在堆房燥房和栈房里也充塞着尼绒和麻布、生熟羊皮、干鱼以及各种蔬菜和果子的人来就不大容易,然而他本人的吃穿用度却极端寒伧。衣服很象一件妇人的家常衫子,且沾满了面粉,后背还有一个大窟窿。

头上戴的帽子,正如村妇所戴的,颈子上也围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是旧袜子?腰带还是绷带?不能断定。但决不是围巾。他的住室,如果没有桌子上的一顶破旧睡帽作证,是谁也不相信这房子里住着活人的。他的屋子里放着“一个装些红色液体,内浮三个苍蝇,上盖一张信纸的酒杯……一把发黄的牙刷,大约还在法国人攻入莫斯科之前,它的主人曾经刷过牙的”。泼留希金虽家存万贯,但对自己尚且如此吝啬。对他人就可想而知了。女儿成婚,他只送一样礼物——诅咒;儿子从部队来信讨钱做衣服也碰了一鼻子灰,除了送他一些诅咒外,从此与儿子不再相关,而且连他的死活也毫不在意。他的粮堆和草堆都变成了真正的粪堆,只差还没人在这上面种白菜;地窖里的面粉硬得象石头一样,只好用斧头劈下来……泼留希金已经不大明白自己有些什么了,然而他还没有够,每天每天聚敛财富,而且经他走过的路,就用不着打扫,甚至偷别人的东西。这就是泼留希金的所作所为。

不仅仅是乞乞科夫,也不仅仅是十九世纪的俄国人,果戈理批评了一种现象,颂扬了一种精神——正直、光明与清白,而不是庸俗、贪婪、狗苟蝇营的畸形的社会。他告诫了当时的人们,也警示了他们的后代,然而在160多年以后,我们这个社会中,也会见到乞乞科夫式的人物。《死魂灵》的第一部显然是最出色的,特别是对几个地主经典的塑造,果戈里是古典俄罗斯文学中最有本特色的作家,他是深深的根植于俄罗斯大地,从广阔的民间生活中汲取营养,比任何一个西化的作家更了解俄国,俄国人。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酣畅淋漓。

借用一段梅列日科夫斯基的《果戈理与魔鬼》中的一段话表明果戈里的一种独到的发现:“恶可以见于对道德法的严重违背,见于罕见而特殊的罪孽,见于悲剧激动人心的结局;果戈里的第一个善于见出难以发现、最可怕、永恒之恶,不是在悲剧性事务中,而是在完全缺乏悲剧性之中;不是在强力中,而是在软弱中;不是在极度的暴行中,而是在过分的谨慎中;不是在深刻和极端的行为之中,而是在平庸和低劣中,在人类思想和感情的猥琐中;不是在大人物中,而是在小人物中。”这样的话,果戈里是对所有的人当头一棒,提醒我们在一生中、在生活中,如何寻找人的光荣及尊严。


死魂灵的阅读心得体会相关文章:

© zw.xjrrm.com  狐色生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